死後的選擇

《靈魂永生》第11章 死後的選擇與過渡的機制(筆記)I

文章最後更新時間:

        哈囉,大家好,這篇文章是在酋長閱讀「靈魂永生」這本書的第十一章 死後的選擇與過渡的機制以後,將覺得有幫助且似懂非懂的內容做下得筆記,對靈性世界感興趣的朋友就繼續看下去吧!

第11章 死後的選擇與過渡的機制

第540節

死後的選擇
  • 在死後,有無限形形色色的經驗對你開放,一般來說,有三種主要的範圍。
  • 你可能決定再投胎一次。也可能決定聚焦於你的前生,依你的選擇來做些改正。或者可能完全進入另一個「可能系統」(system of probability),這和轉世投胎十分不同,在這種情形,你將會超越所有「時間是連續的」想法
  • 有些「人」只是發覺物質系統不合自己的胃口,就這樣脫離了它。不過,一旦選擇了轉世輪迴,則一直要等到輪迴已經完成,才能做這種選擇,因此只有那些經由轉世而且在那系統中盡情發展了他們能力的人才行
  • 有些「人」,已結束了轉世,可能選擇再進入輪迴中做為老師,在這種情形,他對自己更高的本體總有一些認識
  • 還有一種比較猶豫不決的中間階段,存在的中間層面。那是一個休息地帶,親人的通訊也最常來自這地帶。活著的人在夢境投射時所拜訪的也往往是這個層面
  • 在選擇之前,還有一段自我檢討時期,你可以得到你全部的「歷史」。你了解了「存有」的本質,而「存有」的其他比你「進步」的部分會給你勸告
  • 你將知覺到其他轉世的自己。你和累世相識的人也會有情感上的聯繫,其中有些關係可能會取代你在最近一次前生中的關係。這裡也是由你自己系統裡來的人的會合處
  • 對迷失方向的人,會給予所有必需的解釋。那些不知自己已死的人在此地被告以其真實情況,並且盡可能地幫助他們恢復能量和精神。就是由這個地帶,有些失常的「人」有了那些回到物質環境的夢。
  • 這是個系統和系統之間的交會場所。

第541節

死後的選擇
  • 在轉世存在中可以探究不同的深度。有些人選擇「徹底的投入」。這些人格專修物質世界的生活,他們對這個系統的知識最廣博。為了獲得這些知識,他們需得活過你們的每個種族。
  • 他們強烈的全神貫注於歷史性的階段。這種人多半英年早逝,卻活得非常熱烈,他們比大多數其他人經歷更多的生生世世。
  • 當你們進入物質的實相系統時,你們並不一定必然具有相同的背景。
  • 人間生活是一個訓練階段,但我卻希望你盡可能忘掉你對「進步」的一般概念。好、更好、最好的概念能使你誤入歧途。
  • 你是在學盡可能完全地存在。在一方面來說你是在學著創造自己。
  • 當你在轉世輪迴中如此做時,你把你的主要能力貫注於物質生活上,同時在發展人類的品質和特性,在開啟新的活動次元。這並不表示「好」不存在,或對你而言你不會「進步」,但你們對「好」和「進步」的觀念是極度歪曲的
  • 許多人格在某些特殊方面有不同凡響的才能,這些才能可能在接下去的生生世世中一再地顯現。他們可能被調節加減,以各種不同的組合被用到,但整個說來仍然是這個人的個人性和獨特性最突出的記號
  • 例如,在全部的轉世輪回過程中,雖然大多數人採取了不同的營生、職業和興趣,就某些人來說,卻有一條非常明顯的連貫線。例如,他們可能幾乎專門做神父或老師
  • 有時候,有些人格也許會被給予一個常規之外的休假,可以說是抽空到實相的其他層面做一次去而復返的旅行。這種事也是在此時決定的。那些轉世輪迴已完而選擇離開這系統的人,有更多的決定要做
  • 進入可能的場域,可以和進入轉世輪迴相比。在一個完全不同類的實相中,將有一個持續不變的知覺焦點和存在。當做了這樣一個選擇之後,在多次元人格內本就潛在而鮮少被你瞥見的力量將被汲取和利用
  • 在可能系統裡的心理經驗和你所知的有相當的差異,但在你自己的心靈內已有對它的暗示。此處人格必須學著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來組合事件,而毫不仰仗你所知的時間結構
  • 那個決定過轉世生活的你,和選擇獲得可能系統內的經驗的你,是同一個「人」。不過在系統之內的人格結構是十分不同的。你所熟知的人格結構只是你可用的許多知覺形式之一
  • 我告訴過你所有的行動都是同時發生的。因此,你同時存在於兩個系統裡。「全我」的一部分貫注於輪迴中而處理那裡的發展,另一部分貫注於可能性而處理那裡的發展
  • 還有一個可能系統,在其中沒有轉世輪迴存在,以及一個轉世的輪迴,其中沒有可能性存在。
  • 朝向各種存在的門戶可以是開放的,而人格可以拒絕看見它們。
  • 所有可能的存在都是開放的,而意識卻能在本來根本沒門的地方造出一個門來。在這個選擇和決定的時候,有嚮導和老師來指出選擇的餘地,來解釋存在的本質
  • 至於對那些選擇將最近一次的前生事件重新組合,「混雜或配對」— 好比說以新的方法再加嘗試的人,也會給予教導。
  • 它們將再一次經歷人世的歲月,但不一定是以連續性的方式。個人可以選擇任何方式來用那些事件。改變事件,把它重映一遍以見對比。
  • 有點像一個演員再次放映他演出的老電影來研究它一樣。這演員當然能改變他的演出或是電影的結尾。他對那些年裡的事件有完全的自由去處理
  • 在這些情況下,那人格當然是有意識地操縱事件,並研究其各種不同的效果。
  • 他已被告知和他共同演出的人的本質,舉例來說,他明白他們是「心念形相」,並且是他自己的「心念形相」。「心念形相」的確擁有某種實相和意識。他並非讓他任意擺佈的紙板演員。因此,他必須考慮到他們,他對他們有某種責任
  • 在某一方面,我們都是「心念形相」

延伸閱讀


如果對文章內容有任何建議,歡迎在底下留言給我,謝謝。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也請按分享按鈕,讓更多的人看見我的文章。

還沒訂閱部落格的朋友,記得在右下角填入信箱,才能收到我最新文章的通知喔。

by 土狗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